耶 (●´∀`●)

【米英】亚瑟.柯克兰先生的奇妙之旅(7)

“看来我活的太久了,以至于老眼昏花。”

当亚瑟带着阿尔——十一二岁的那个,从楼梯上下来时,窝在柜台后的老板从一堆肮脏的毛毯中探出头,透过老花镜的眼神里带着戏谑:“不然我怎么会看到你身后那个小孩子,现在被放大了几倍?”

“呃,谁知道呢?或许您的眼镜该换换了?”阿尔尽力拽住床单,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同时伸长脖子,小心翼翼的确认台阶和床单边角的位置,以免自己一脚踩空,或是被床单绊下楼梯。走在前面两三阶的亚瑟回头瞪他一眼,对老板说道:“别听他胡说。事实上,呃,我是一个魔法师,会一些小法术,你知道的。这只不过是一些小把戏。”说着,他走到柜台边,斜靠了上去,瞅向那摊毛毯下,一条从缝隙中深处的尾巴。“对吧,先生。和尾巴比起来,这没什么稀奇的。”

老板推了推眼镜,毫不在乎的动了动那条灰色的尾巴,紧接着收进毛毯里:“魔法师?你也是为了龙而来?你们消息很灵通嘛。”

“呃?请问那......”

“哇!龙!?酷诶!”终于从楼梯上蹭到柜台边的阿尔硬是插进亚瑟和老板的对话中。亚瑟皱着眉看着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贴在脸前,伸手将他往边推了推,可是阿尔仿佛脚底生根,兴奋的仿佛往外冒星星:“怎么了?这里有龙吗?它已经焚烧庄稼,毁灭国家了吗?还没有勇者出现屠龙吗?要考虑雇用我吗?世界的hero已经准备好拯救世界了。”

“嗯?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吗?”老板又推了推眼镜,从上到下的审视了阿尔,眼神又飘向亚瑟:“你真的是魔法师吗?”

“当然。”亚瑟直视老板,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我和我的,嗯,学徒,是为了破除诅咒才来到这里的。我被同行的巫师陷害,夺走了记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所以,发生了什么事?”他从袍子里摸索一阵,掏出一个小钱袋,放在柜台上,手却没有收回去:“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你会得到你想要的。”见老板伸出了手,他又将袋子向后收:“你先说。”

“哼。”老板悻悻得将手缩了回去,又从柜台下面鼓捣一阵,翻出几张破破烂烂的羊皮纸,摊在阿尔与亚瑟面前,示意他们自己看。两人同时凑了上去,脑袋撞在一起,发出类似于,成熟的西瓜撞在一起的声音。

两个人痛的抱住脑袋,各自缩在柜台一角。留下老板惊讶的面对着几张纸,不知道该做怎样的表情。

先恢复过来的亚瑟故作镇定的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拿起最上面的纸看了看。

 

一只龙。

遍体漆黑,头生巨角。伸展的翅膀仿佛连绵的山脉,金色的瞳孔仿佛涌动的岩浆。

哪怕是如此拙劣的画技,亚瑟仍然感到一阵威压扑面而来。

“很可怕吧。龙?”老板点了点其他几张单子:“听说是王都法师的预言,说什么,龙的幼崽诞生了。”他瞥了眼亚瑟,往地上啐了一口,接着说道:“哼。王城里面那些老爷们,吃香喝辣,肥得像猪。鸟也遛过了,戏园子也逛够了,终于想出了新点子来取乐。人民是什么?是奴隶。百姓是什么?是奴仆!国王下了命令,让我们拿起武器,去北方对抗恶龙。而北方的贵族呢?照旧龟缩在城堡里,喝着陈酿,烤着火。”他愤愤的捶着桌子:“我们被剥削的还不惨吗!异乡人?年轻人?你们大概不知道吧?这儿可不是什么宁静的乡下小村庄,而是支持北方战场的大粮仓。”

“我的家乡,现在就是一头挂满吸血虫的老牛。而那些吸血虫呢,高高在上,恬不知耻得让我们拿起武器——一群穷苦的,孱弱的农民,拿着断了的斧头,卷边的镰刀,去和传说中的龙战斗。”

“骑士.......屠龙这种事,不应该交给骑士吗?”阿尔站了起来,面色凝重:“领导者应做的,就是为人民分担苦痛。将人民不愿也无法承担的责任应加在人民身上,即为暴政。这种东西,我不能认同!”

“暴政持续的时间太久,就成了理所应当的东西。人民习惯了苦痛,就会忘记生活应有的样子。只有出现一个反抗者,一个英雄,暴政才有可能被推翻。”亚瑟皱着眉头,喃喃道。他又翻了翻单子,凝视着龙金色的瞳孔。

“年轻人......你去王都试试吧。”老板望向他们两个,突然深深低下了头:“拜托了,请您和您的徒弟代表我们,作为屠龙的勇者,作为英雄,前往王都。”

“诶?!”

“我知道我的请求很过分。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了。事实上,很多地方都雇佣了法师和佣兵,代替镇民前往战场。”

“但是,我......”

“我们愿意!”

“诶!?”亚瑟和老板同时喊出了声,前者不可置信的看着阿尔,后者则是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

“来吧亚瑟!帮助陷入苦难的人民,正是我们的职责呀!”阿尔一把拉住亚瑟的手,将他向前拉进一步:“带来灾难的是龙,就杀死龙。带来灾难的是王,就杀死王。没有什么是应当被习惯的。如果没有人做英雄,就由我们来做!”

亚瑟怔怔的望着男孩的眸子,仿佛被无垠的天空包围。再一次的,他点了点头。

然后他僵硬的扭动脖子,向下看了看,男孩在愣了一秒后,迅速的从地上抓起床单裹在身上。

“白痴!你是蠢货吗!天啊难道你就不能先动脑再动手吗!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所以白痴闭嘴吧什么都不要说!我对你这种小男孩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白痴蠢货!”

“那个,这没什么好在意的。大家都是男人嘛。哎呀,还好hero最近没有什么赘肉诶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我没说什么.......冷静点亚瑟......”

“那个......”老板再次推了推眼镜,讪笑着开口:“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已经接受委托了?”

“......是的。”亚瑟点了点头,不情愿的补充道:“虽然是这个白痴的意愿,不过我也......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那真的,太好了。”老板从柜台后跑了出来,由衷地说道。紧接着,他引领着亚瑟和阿尔走向旅馆的后门:“而且,您帮我们这么大一个忙,除了佣金,我还有一个谢礼给您。”

“怎么?”亚瑟一手扯着阿尔的领子,好奇的问道。

“我认识一个术士。东方的术士。”老板推开厚重的木门,将一个巨大的包裹放到亚瑟另一只手上,:“他的法术很灵的。能破除很多魔咒”

亚瑟勉强用单手环抱住包裹,挑了挑左边眉毛。

“而且呢,那个人曾经帮助失去记忆的人,找回记忆。当时我在场,可以证明这是真事哦。”老板又将另一个箱子摞在包裹上,然后打开大门,从亚瑟后背上重重一拍,将他和阿尔推进院子。

 

突然充盈的阳光使亚瑟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老板透露的信息让他十分吃惊,一时脑袋转不过弯,可更令他吃惊的是,院子里停着的,豪华的马车。

“没有什么好装备能提供给你,所以你们就坐着我的马车去王都吧。那个法师的地址在包裹里。祝你们,武运昌隆。”老板站在门后的阴影里,冲他们摆摆手。

“还有那个,小伙子,比起我的尾巴,你的眉毛,更稀奇喔。”

在关上门前,老板冲着亚瑟,促狭的笑了笑。

 

门关上了。

 

 

【啊!要不把我的脑子也一起关上吧。哭泣.jpg】

评论
热度(7)

© 空空空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