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 (●´∀`●)

崩坏无药可救 无处投医

世界正在崩坏 在我的视角里。
缓慢的 缓慢的 缓慢的 缓慢的 缓慢的
又是不可逆转 无法停止的崩坏
无法忍受 无法注视 无法听从 无法忍耐
想要尖叫 嘶吼 呐喊 扭曲着面部神经 竭力的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刺耳的声音
不 那已经不是声音了
那种非人的诡异的声音 描述为噪音也不为过
宛若腐臭的垃圾一般 令人恶心的存在
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
但是倘若以他人的视角 以他人的眼光 正在崩坏的 宛若怪物的 大概是我吧
分崩离析 我的一切都在缓慢的分离开来
不可逆转 无法停止
睫毛什么的从眼皮上脱落 眼球与眼眶分离 牙齿不再属于口腔 指甲不可抑制的向内生长
内脏扭曲 血管崩裂 身体断裂成块又再度拼接 直至我的每一块骨骼 皮肤 器官 组织都彻底的分散 彻底的崩坏为血浆 肉屑 
无法恢复的程度 无法重组的程度 彻底弄坏的程度 
卑劣的肮脏的可怜的样子
然后
竭力的从早已破碎的和血肉化为一团的喉咙里发出刺耳的声音
大声的大声的大声的大声的
悲鸣

评论

© 空空空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